您的位置: 主页 > www.6666121.com > 75岁老中医安坐小诊所 专攻“疑难杂症”坚守传统

  上世纪90年代,从医院退休后的王凤霞在北京市西城区租了一间20多平方米的小平房作为自己的诊所。在近20年时间里,她运用自己高超的“火针”技术,治愈了3000余例西医至今束手无策的妇科疑难杂症。如今,小诊所周围已变成了有“中国华尔街”之称的北京金融街,各大金融机构总部的豪华大楼在阳光下闪闪发亮,把王大夫的小诊所衬托得更加破旧。然而,已75岁高龄的王凤霞大夫仍旧安坐小诊所,继续坚守一个老中医“悬壶济世”的传统与责任。

  或许是因为只能在被西医挤压的空间中生存,在人们的印象中,中医的出名,似乎总是与“专攻疑难杂症”有关。

  现年52岁的刘女士5年前检查出患有外阴上皮内非瘤样病变,这种病俗称外阴白斑,被患者称为“最折磨人的病”,许多病人无法正常生活,严重者发生癌变。至今,医学界仍未找到治愈它的良方,被认为是妇科疑难顽症。

  “钻心地痒,有时候就用牙签扎。”刘女士说,上班的时候更加痛苦,坐立不安,不时往厕所跑。由于是隐私部位得病,刘女士不好意思看病,病情变得严重,“当时真痛苦,就想一死了结”。

  目前西医对此疾病的诊疗方法是手术割除增生、物理治疗或是用含激素的药物涂抹,但这些方法都无法根治,病情会反复发作。

  刘女士寻访各大医院,给出的答复均是手术切除,但无法根除。后来经王凤霞3个多月的“火针”治疗,刘女士的病症已基本消失,目前属于巩固期。“王大夫拯救了被宣判‘死刑’的我。”刘女士说。

  记者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妇幼保健部得知,中国尚无对外阴上皮内非瘤样病变进行全国性普查,只有2007年在重庆地区的统计显示发病率达到了3.75%,与国外的普查数据相当。据中心副主任李利敏介绍,这种疾病被认为是妇科疑难顽症,现代医学至今找不到致病原因,也无法找到治愈它的良方。

  然而迄今为止,王凤霞已经治愈3000余例外阴白斑,留有病例资料的有1260例。

  王凤霞出身中医世家,早期学习西医,先后供职于铁道部三局医院和北京椿树医院。她医术高明,众多患者慕名而来,但是很多妇科顽疾还是难住了她。她决心对这些让妇女“生不如死”的疾病进行攻坚。西医行不通,她就转向中医,最终发现了奇迹般的“火针”疗法。

  “火针”是我国一种古老的针灸方法,专门治疗疑难杂症,在明代形成成熟的治疗体系,由于种种原因,火针在清朝后期逐渐衰落,只在民间有少数流传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现代火针疗法的创始者、北京针灸学会会长贺普仁重新从古籍中挖掘出这项技术,并在治疗的病种以及火针材料方面作了很大发展。与普通的针灸疗法不同,火针是将针体烧红,借助火针的热力刺入人体相应的穴位和部位,以祛除疾病的针刺疗法。在进行治疗时,火针的温度要达到600~800摄氏度。

  王凤霞经过百般努力,找到了贺普仁,向他学习火针技术。火针配合她熟悉的西医解剖学,让她如鱼得水。

  1993年~2002年,王凤霞的火针治疗外阴白斑论文在一些专业学术会议上获得了认可。但这并不能拯救王凤霞面临生存危机的小诊所。来找王凤霞看病的病人络绎不绝,但由于王大夫恪守为人民大众服务的信条,不收挂号费,每次扎针只收20元材料费。碰上穷困无力支付治疗费的病人,王凤霞就免费义诊,所以收入并不高。2009年,小诊所的房租由以前的400元涨到2000元,王凤霞无力承担。目前,她的30名患者自发凑钱为王大夫付房租。

  王凤霞有很多机会赚大钱。台湾台南医院的齐院长曾邀请她坐诊,他劝王凤霞:“你现在每天只能吃馒头,只要你来我们医院,我保证你两三年就可以买楼房。”王凤霞没有答应,她说:“我舍不得我的穷姐妹。”

  75岁高龄的王凤霞忧心的是火针的传承。她曾经收过两个徒弟,但因为他们对西医的解剖学不甚了解,离开了王凤霞无法独立操作,没有成功。自己的技术能够传承下去,是她目前最迫切的心愿。

  在民间,像王凤霞这样身怀绝技的医生大有人在,通常他们被冠以“民间中医”的称谓。但与出身正规医院、有行医资格的王凤霞不同,他们中的不少人虽然医术能够得到群众的认同,但由于通不过种种以西医内容为主的资格考试而被划入“非法行医”行列。王凤霞所希望的“以师带徒”的传承方式,也曾经备受质疑。

  2007年,我国推出了《传统医学师承和确有专长人员医师资格考核考试办法》,对民间医生的准入做出调整。其规定,师承人员跟师学习满3年后,可以向省级中医药管理部门申请参加出师考核。出师考核合格后,师承人员在医疗机构中试用期满一年并考核合格后,就可以参加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考试。黄大仙财神符每期更新,此外,对那些依法从事传统医学临床实践5年以上,并且掌握独具特色、安全有效的传统医学诊疗技术的人员,可以申请参加确有专长医师资格考核。

  “从这个《办法》的出台可以看出国家开始重视民间中医的保护。”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外事司原司长、中国民间医药协会会长沈志祥说。

  没有人能否认民间中医是一个宝藏。我国曾发起三次被称为医疗“技术革命”的民间中医向国家“献方”活动。第一次在1958年,当时贡献出10万多独家秘方。以后的两次出现在1971年左右、1982年左右。“云南白药”、“片仔癀”等著名中成药都是在这三次“技术革命”中涌现的。

  据中国民间医药协会所做的“民营中医医疗机构发展现状及对策研究报告”显示,我国各类民间中医医疗机构约占全国医疗机构总数的15%以上。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医药事业国情调研组组长陈其广说:“正因为有民间中医药的存在,才使得部分被西医宣布得了‘绝症’的患者仍然有康复存活的希望。” 该调研组建议,应注重中医药属于应用学科的性质特点,改变片面强调学历不重实际才干的人才选用方法,为民间中医药创造平等竞争机会;人才培养要侧重鼓励师承教育的发展,强化临床实践;要利用适量政府资源对民间中医药从业人员开展继续教育。(李文 张淼淼)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健康频道【编辑:朱博】相关新闻·广州设中医药产科服务 矫正胎位异常用针灸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

 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
创富心水论坛| 香港本期开奖结果直播| 状元红主论坛香港现场开奖| 财神玄机综合资料| 彩霸王平特论坛| 香港王中王高手论坛料| 香港惠泽社群开奖直播| 宝贝论坛正式更新极限码皇极限| 六和彩平特一肖| 致富家园资料网|